今日时间:
当前位置: 2020欧洲杯下注 · 时评 · 正文
时评
【南方都市报】钟杨:“一带一路”机遇与挑战并存,目标有待具体化
2020欧洲杯下注:2015-07-03 15:08:51 作者: 浏览次数:

 

【南方都市报】钟杨:“一带一路”机遇与挑战并存,目标有待具体化

“共商共建共享”,讲贸易民间文化交流

   现在所谓“一带一路”谈得非常多,而且确实也是比较新的东西,实际上还是在一个非常初始的阶段,还有很多不定性的东西,我只能根据我的理解观察研究,提出我个人的一些看法。从中国政府来讲提出这么一个提法或者叫倡议或者叫战略,应该说有一个深远的意义。有些人把它理解成经济上的问题,它绝对不是一个经济上的问题,而是一个全面整体的概念。

 “一带一路”遵循“共商共建共享”的原则,覆盖的范围包括60个国家,人口有44亿。大家可以注意到,它有亚洲非洲,但非洲只是一部分,主要是东非和北非,还有欧洲,这个不包括美洲,没有到美国去,也没有到南美去,这是缺了一大部分。最近也有人提出是不是我们应该搞“一带一路”还有一桥?一桥是指跨大西洋太平洋的一个大桥,是不是要建这个桥,那是全世界都包括在内,都可以连上了。 

 “一带一路”官方说要搞五通,所谓五通就是政策沟通、设施连通、贸易畅通、资金融通、民心相通。政策沟通是政府层面,这一定是要跟政府打交道,它不是个民间行为,也不是一个纯商业行为,它是政府之间的行为,所以一定强调政府间的合作、政府间的互信。设施连通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,包括交通设施的建设,陆地海上空中,比如说铁路修建,从中国到欧洲的铁路,还有包括公路建设,空中这部分肯定增加航班,海上也是有这种货运。贸易就是要消除贸易壁垒,资金融通就是金融方面的合作,特别是建立多边的金融机构。民心相通指的是民间这一块,文化交流民间往来。我特别要强调的是“一带一路”有两个不讲,它不讲安全不讲军事,所以它讲政治讲经济贸易民间文化交流之类的。 

 

仍在探讨阶段,以现有的双边多边机制为基础

 合作机制,我们搞“一带一路”不是想取代现有的国际机构,我们不是要另开一片天地取代国际机构,实际上是在我们现有的双边多边基础上搞“一带一路”,比如说现在有一些多边的机构像上合组织,这个是中国和中亚国家以及俄罗斯、巴基斯坦,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多边组织。还有东盟10+ 1这么一个多边磋商的机制,还有亚太经济合作组织、亚欧会议、亚洲合作对话、亚信会议等等。它是现有的中国和国外机构的一些合作的一些机制,在这个基础上搞“一带一路”。资金支持刚才我说了金融这块,实际中国政府为了推进“一带一路”,现在已经建立了两个基金,一个专门就是为“一带一路”去的,丝路基金400亿美元储备。然后就是大家听得比较多的亚投行,亚投行肯定跟“一带一路”有关系,虽然它不是专门资助“一带一路”,它这个投资更多,中国政府投资1000亿美金。这里面亚投行不是中国政府的组织,它是一个国际金融组织,所以还有其他国家的加入,资金的注入。 

 就像刚才我所说的这个“一带一路”它现在还形成当中,应该说是一个探讨阶段,没有形成一个非常完整的计划。中国为什么提出这个“一带一路”,首先我认为是大国崛起的一个战略,也就跟中国崛起是有直接关系的,国外有些学者把这个称为“中国的马歇尔计划”。马歇尔计划不是搞经济带、贸易,而是援助,钱完全是给西欧国家投资基础设施建设恢复经济能力。中国政府则强调“一带一路”搞的不是援助,我们要建立经济一体化。所以这个目标不太一样或者做法也不太一样,当然这里面有贷款,特别是基础设施建设,贷款还是成分比较大的,但不是援助。 

 

新的经济战略,新的经济发展突破口

 我觉得从背景来看的话跟马歇尔计划有相似的地方,也就是说“一带一路”的提出有一些中国战略的考虑,特别中国崛起以后,想在世界上发挥更大的作用。当然这个和经济有直接的关系,我们经常说中国经济进入了所谓常态的发展,中国实际现在经济已经有一些瓶颈的地方了,再往下发展每年7%的发展已经很困难了,所以现在讲新常态———我们不要还是追求每年7%8%这么一个速度,比如说6%甚至5%可不可以接受? 

 大家都知道,经济的发展肯定是有一个阶段性的,你到了一定阶段以后你不可能高速增长了,怎么寻找下面发展的突破口?有这种考虑,中国要从以前的招商引资,国外的资金到中国来发展我们出口贸易进入下一步。你看一下西方国家发展的途径或者说他的阶段,最早也是国内的工业化,不管是私人投资国家投资先在国内搞,后来也是搞出口,最后一步走到资金的输出,中国现在面临这么一个情况。所以中国现在一直在讲走出去,我们的企业我们的投资要到其他国家去,中国今年已经从资金输入国变成了输出国,也就是中国对海外投资已经超过了国际世界对中国的投资,也就是资金的一个来往,出去的钱已经比进来的钱要多了,所以中国现在讲要海外投资,甚至有些沿海城市,原先我记得地方城市都是要讲吸引投资,现在不讲这个东西了,现在更多讲要鼓励海外投资,所以这个就是一个大的经济背景,中国政府希望“一带一路”这么一个提法,能够开拓开始中国下一个经济发展的新阶段,也就是海外投资。带动新一轮的经济发展,这个就是对国内经济是有很大影响的,刚才讲到新的一个经济战略,新的经济发展的突破口,这里面就牵扯比如说你到海外投资基础设施建设,你这个就会对国内的这种企业提供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。这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转变。 

 

这边要先明确,国际上才会有具体反响

 国内的反应,我觉得非常积极,今年各地的政府工作报告几乎都提到了。国际反应可能现在不太一致,总体来讲我感觉国际上对这个东西不是很了解,就像我说的“一带一路”这么一个概念或者计划没有一个非常完整的很具体的东西,所以说也可能是国际不了解的一个原因。对于牵扯到的国家来说,很多表态支持,但是怎么加入也不太清楚,所以整个国际上还在等待,他还是等待的一个态度———到底你是想怎么做,到底想起到什么效果,具体是怎么做,我如果加入我怎么去做,最终想达到一个什么效果……可能现在大家认为“一带一路”目前国际上的反应,把这个看成是一个投资行为,如果我加入“一带一路”,我的基础设施建设你是不是给我投资? 

 欧美国家的反应不是特别地积极,美国不在这个范围之内,他也无所谓,如果你没有包括他,更可能会引起一些怀疑,你是要把我撇开搞一个什么东西。因为现在美国和中国关系是一种很微妙的,中国在崛起之后,美国在相对的一个衰落或者说一个守势,他对中国的一举一动他都会拿着放大镜来看,他会想着说你的目的是不是把我取代掉,把我驱逐出去?比如说在亚洲,你是不是要取代我,因为他认为亚洲也是他的范围,他不想退,所以他现在在中国在东南亚搞再平衡战略。 

 “一带一路”终点就在欧洲,他们也不是很清楚具体要点,他们不需要你搞什么基础设施投资,也在观望,你到底通过这个搞什么?对我有什么影响?中国跟欧洲跟欧盟贸易量已经很大了,你这个到底要做什么?是取代现在的什么东西还是说怎么怎么样?欧美我觉得基本上持谨慎保守观望的这么一个态度。所以从国际反响来看的话,我想还需要一段的时间。首先我们这边要明确我们要做的一个事情,国际上慢慢才会有这种反响。 

最后沿带沿路国家的复杂性和危险性,因为多数是不太稳定的发展中国家,假如政局不稳,你要投资,投入以后这钱能不能拿回来?包括人员的安全都可能有问题。到底怎么做这件事情,我想这些都是“一带一路”不得不面临的问题,也是非常大的挑战。 

 

与中国的老百姓会有直接利益关系

 经常有人问,因为我是搞国际关系研究的,我的一些朋友亲属有人问我,你说这个“一带一路”到底是怎么回事,跟我们有什么关系,跟中国老百姓有什么关系,外交方面的事情怎么样,对外贸易方面的事情怎么样……按我的理解,“一带一路”与中国的老百姓还是有直接的利益关系的。 

 首先我讲到了这是中国政府发展经济的一个主要举措,肯定会影响到各位的所谓经济生活水平的提高,也就是说我们现在下面怎么发展,怎么能够突破这个瓶颈,如果这个做得比较成功了,肯定对大家生活是有影响的。具体比如说交通方面,现在中国国内的这种交通设施比较不错了,但是怎么能够联系到其他国家,特别是陆上包括空中。如果“一带一路”比较成功,我们比如说去欧洲去中亚旅行,都会有很多的便利。政府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多,互信越来越多,比如说免签证这些,对我们老百姓是会有些影响的,有些沿路的国家会降低签证的标准或者怎么样,对出境这一块有比较大的影响,包括到这个国家去留学等等。另外,因为有一个消除贸易壁垒的东西在里面,所以这样的话,我们进口的商品比如说奢侈品这样的,可能会有一些减税,这对消费的部分肯定有一个比较大的影响。 

 贸易肯定是一个促进,这样可能会有一些新的就业机会出现,因为贸易通的话肯定就业机会就来了。包括我们对海外的投资,我们现在很多的就业机会在海外,投资以后我们就业的机会在海外,很多国内派到国外去的工作机会也比较多。我想对一般老百姓,我觉得是有影响的,可能这个也是要根据我们“一带一路”计划的实施和进展来决定,因为这个还是有一个过程,就像我刚才说的“一带一路”实行的计划,我还没有看到一个时间表,比如说五年之内我们将怎么样,十年之内我们将怎么样,我相反看到一个非常长的甚至几十年这么一个概念,可能立竿见影的效果不会马上出现。 

 

(本文为嘉宾614日论坛演讲稿,有删节)

 

 

来源:南方都市报2015.06.29

原文: “一带一路”机遇与挑战并存,目标有待具体化

上一条:【四川日报】徐家良:“三圈互动”让社会运转更加有序

下一条:【人民日报理论版聚焦】陈尧:美国民主制度政治结构性冲突日益凸显

关闭

地址:上海市华山路1954号新建楼 电话:021-62933096

Copyright ©版权所有:2020欧洲杯下注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